小C

微博@崔洋铭,90后双子座美术生,热衷于记录生活的小故事~

绘景效果-肌理与灯光

写真馆:


绘景效果-肌理与灯光

在戏剧舞台上,为了营造舞台环境,为表演的进行创造一个与整部戏剧相吻合的环境氛围。这就需要舞台设计通过绘景来完成,绘景如同是在戏剧舞台的三维空间里进行的立体的风景画的创作,通过房屋建筑、家具及环境等布景的布置为演员表演提供动作的支点,为戏剧演出创造一个假定空间环境。在一定的空间和时间内去充分表达氛围,靠的就是绘景带来的效果。

绘景中的肌理构成可大致分成俩方面,即触感肌理和视感肌理。触感肌理这种肌理本身就是立体的,其高低不平的表面,即使不靠视觉也可以通过触觉去感知。从制作方法上讲,触感肌理不是靠描绘而主要是靠制作,这种制作在舞台绘景中完全不同于视感肌理的制作,是一种在艺术设计基础上的工匠式的制作,如木工、铁工等。另一方面是视感肌理,是指通过视觉去感知的肌理。从制作方法上讲,视感肌理可以徒手描绘,也可以使用工具和材料制作,更可以俩者合一。

肌理在现代绘画中已经形成一种独特的绘画语言和表现技巧,尤其是在抽象油画中,肌理是十分重要的表现手段。19世纪末20世纪初,现代戏剧在欧洲舞台上兴起,抽象油画的表现方法被引进布景绘画技法之中,而且逐渐演发成燎原之势,欧洲传统的以绘画为基础的写实主义绘景技术反而日趋势微。因此,我们绘景工作者应该对肌理的语言特性和它的制作技巧有深刻的不含歧视的了解,并通过了解和尝试,为进一步的创造培养基础。

肌理是自然界中一种物质现象的显现,是造型艺术家认识客观事物和表达主观精神的一种最直接的媒介。这就是材料本身存在的美学价值和因此产生的赏心悦目的感观美。这种感观美可以通过肌理构成的可视性,对观众产生强烈的视觉效果。肌理在舞台绘景中是从客观的事物的具象出发,从有形的对象中凝聚出思想,然后经过物质材料、肌理制作等的转化,将绘景艺术家的审美情趣化为新的视觉和触觉形态。这种新的形态,在绘景中不再是客观世界原来的对象,也不完全是“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形象,而是另一种间接性极强的有形的抽象物,或者说是一种体现抽象观念的象征符号,这种符号是抽象美的一个重要特征,虽然不是唯一的特征。

一,秩序。舞台绘景中的肌理的秩序取决于肌理单元的排列和重复。无论是自然的形态面貌还是非自然的形态面貌,只要是肌理单元有规律地排列在画面空间之内,如重复构成形式的排列,渐变构成形式排列,结集构成形式排列,对比构成形式排列。这些重复放射渐变集散的自然肌理画面无不给人一种图画般的物序的美感。

二,节奏与韵律。节奏就是表现运动的规律,我们常常将流线、直线和曲线等这些构成肌理的要素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使其表现动律的节奏。当我们回顾过去的绘景艺术时几乎都是单一静止的形态,偶然也有活动的线条,但它都不是有意识地表现肌理运动的动律和节奏,而是一种自然形态的反映。强调画面肌理的韵律比强调画面肌理的节奏更需要深厚的艺术修养。

三,和谐。舞台绘景中诸多结构要素——明暗,色彩,虚实,量比,层次对比关系的总体原则是调和和统一。

四,对比。物质的形态状态论,有大有小、长与短、高与低、粗与细等,就物质色彩状态论,有黑与白、暗与明、醒目与平淡、贫乏与饱和等,就物质结构状态论,有软和硬、粗涩与润滑、冷与热、勃发与衰萎等。

表达肌理的材料有:稀料、石膏粉、腻子粉、大白粉、立德粉、乳胶等。工具有板刷、喷枪、软排笔、硬排笔、橡胶刮板、泡沫塑料。

这种方法是强调笔意外的工具和材料,在具体操作过程中使用专门设计的工具和广泛的选择材料的制作特点。方法如下:1)拓法、揉皱拓法、折叠法、重叠拓法、拉皱拓法、平印法、擦印法。2)画锟:它和油印机上用的油墨棍非常相似,它们的形状,质地和大小都是根据不同的肌理制作的需要而分别制造出来。A.用人造毛制造的,市场上很容易买到,多用来涂饰墙壁,它的型号大小不一,画景时主要用来平涂.它除了可以直接蘸颜料往景片上平涂颜料之外,还可以配合镂刻了花纹的模板进行工作,比如在镂刻了墙花的模板上滚涂,就可以代替喷绘的办法绘制墙花.B. 用人造海绵或者塑料泡沫制作,缠上金属丝,让金属丝将轴分割成连续的小方块,这种涂出来的纹路是有规律但不规则的方形纹理。又比如将人造海绵等距离或不等距离挖掉一部分,可以涂出平行或不平行的,等距离的线形纹理。3)喷绘式:这种方法在舞台绘景中最常用的特技之一。4)滴溅式:将颜料滴溅在画面上形成自由的肌理效果。滴溅的方法是将有意识的创造和无意识的偶然效果向结合的一种表现方式。此法包括滴溅法、泼溅法、甩溅法等。5)流淌式6)洛烫式7)拼贴式8)刮刻式:这是借助于多种多样的绘景者自己琢磨出来的工具进行肌理制作的创作方式,它既可以制造出具象的肌理效果,更可以制造出丰富的抽象的肌理效果。 

材料的审美功能是形式美的审美基础之一,各种材料的肌理构成是表达绘景艺术的语言,它产生不同的心理和生理效应,它在绘景创作中扮演着重要而且特殊的角色。“假如雅典娜的巴特农殿不是大理石筑的,王冠不是黄金制造的,星星没有火光,它们将是暗淡无力的东西”。

当我们看到达达派的主要画家杜尚1951年创作的《自行车轮子》的装置作品时就会感到:当一个物体从它通常的含义中移离,我们突然用新鲜的眼光重新审视它时,就会产生丰富的联想。但是,材料这种客观的东西是没有感情的正如梵高眼前的向日葵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因素那样,一旦被梵高用他燃烧的生命的火焰般的激情催化,那颤动的画笔在画布上瞬间塑造出来的金光灿灿的色彩,便产生了语言难以传达的情感。所有的物质所带给人们的视觉、触觉等等的感受,都是在与人的情感产生感应以后才出现的物化的美,这也就是肌理构成所要追求的东西。

在2000年德国汉偌威世界博览会上,有一座非永久性的小教堂,它的窗子不是用创痛的彩色玻璃镶嵌作装饰,而是讲各种不同材质的材料有序地无序地置放在俩层透明的玻璃中间,用这些材料组成不同的纹理、不同的黑白对比和色彩的微差。当阳光透过这些窗户射进教堂时,人们首先看到的是窗户上各种各样奇妙的剪影,而这些剪影的影子倒在地上、倒在人的身体上、倒在祭坛上所营造出来的气氛,就更是妙不可言了。

在舞台绘景创作中,对于材料的感受和运用并通过驾驭材料和肌理构成而形成新的审美情趣,应该是绘景艺术家共同追求的理想。对于视知觉形态的符号化和材料肌理构成的组织结构,在新颖独特的创意指导下被巧妙地组合、排比、交织、建构成新的舞台形象时,就可能创造出奇迹。当这种方式成为绘景艺术家一贯的风格时,它也会成为创造精神的显现方式。创造将不再是绘景艺术家难以企及的理想,而是绘景艺术家生涯的整个过程,只有在创造中存在的舞台绘景艺术家,才能被社会承认和尊重。

色彩无一不是依附于材料的肌理的表层上,通过材料本色或材料经过处理后的外在色,在各种光线的影响下显现出来,这就是肌理色彩。色彩唤起各种情绪,表达感情甚至影响我们正常的生理感受,色彩能表现感情,这是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色彩是有象征意义的,比如红色象征辉煌激动好话跳跃,紫色带给人阴湿,退缩,离散;玫瑰色给人好话,突出,激烈的感觉等等。

接下来就要谈到灯光效果,利用灯光的造型,使肌理构成产生不同的折射、反光和吸光的作用,呈现出丰富多彩的效果,创造出多变的,有震撼力的舞台世界。肌理的质感通过灯光的作用,可以创造出与演出十分贴切的舞台效果。比如在舞台上使用的布料有很多种,各种布的质地不同,它们的吸光和反光的性能也不同,纹理粗糙的布比普通白布的反光弱,绒布和毛巾布又比一般粗糙的布反光更弱,它们的这些特性在光的作用下表现出多样和丰富的视觉感和触觉感。

别说舞台上没有灯光是黑窟窿一个,就是有个荒腔走板的灯光师,把舞台光给你胡投一气,也够绘景的喝一壶的。可以这么说:绘景和灯光的关系是生命攸关的。不论绘景的人作了多少努力,营造了多好的场景,如果和搞灯光的人没有配合嗷,绘景的一切成果就将付之东流。而且一旦这种悲剧发生就是不可逆转的,因为在这个天平上,设计和导演的砝码是押在灯光上。

 一堂布景在绘景间的绘制加工结束之后,画的是好还是坏并不能马上做出结论,它必须在舞台上经过与灯光与灯光的协调才能最后做出评定,这是因为舞台上的色彩调子、气氛变化是由灯光控制的,灯光对景片的色调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和影响,这是绘景与一般绘画之间存在着的一个本质的区别,也是绘景属于戏剧演出综合艺术中的一个明显标志。



评论

热度(52)

  1. KathelenaUchercie 转载了此文字
    mark
  2. 小CUchercie 转载了此文字
  3. 寻山找茶Uchercie 转载了此文字
  4. graffiti净水 转载了此文字
  5. 净水Uchercie 转载了此文字
  6. 寻山找茶Uchercie 转载了此文字